嘉兴在线

TCL集团“改弦易辙” 锁定半导体显示

?

TCL集团“更改字符串”以锁定半导体显示器

高玉静

董事长李东生的“价格混乱”受到高度关注后,TCL集团有限公司(.SZ,以下简称“TCL集团”)的股价继续走红。

相对于股票价格的波动,经历了大量资产增长的TCL集团正逐步稳步走上板块轨道。根据最新的财务报告数据,2019年上半年,TCL集团实现营业总收入437.82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9.2亿元。其中,TCL集团旗下的显示面板公司华兴光电在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162.76亿元,净利润10.19亿元。

华星光电在TCL集团的业绩中处于领先地位,这也意味着TCL集团正式改变了轨道,从智能终端的多元化经营转向专注于半导体显示产业。与此同时,TCL集团正在发展具有行业牵引力的工业金融和投资业务,并打算通过产业,金融和互助的结合来提高盈利能力。

在2018年底,李东生声称,在公司“减肥”重组后,“TCL集团将在完成资产出售后从家电企业转型为科技企业”。但是,与“价格混乱”的反应相比,TCL集团仍然可以在过渡轨道上保持稳定,仍在等待时间进行验证。

华兴光电“顶梁”

长期以来,华兴光电已被TCL集团称为“盈利之宝”。对于TCL集团经过“减肥”重组后,华兴光电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顶级支柱”。

基于小尺寸显示器的G11生产线(t6,t7)和G6LCDLTPS。生产线(t3)和G6柔性AMOLED生产线(t4),生产线技术和产品布局齐全。

目前,华兴光电已完成第11代液晶面板生产线的生产,另外还有两代8.5代和第六代LTPS生产线。第六代AMOLED生产线已经点亮,定位于8K和大尺寸。第11代AMOLED系列已经开始建设。

TCL集团专注于半导体显示器和材料业务,也可以通过一系列性能指标进行确认。 2019年上半年,华兴光电实现营业收入162.76亿元,同比增长33.5%,占TCL集团总收入的37.17%;净利润10.2亿元,同比下降7.83%,占净利润总额的37.26%。

李东生表示,华兴光电的净利润下降,主要原因是产品价格大幅下跌。

事实上,产能过剩已成为面板制造商无法做到的主题。据统计,2019年,全球液晶电视面板预计供需比率为7.2%,这仍然是供过于求的情况。 Sigmaintell指出,面板生产能力保持快速增长,供需严重失衡,面板价格加速,制造商的运营和盈利能力面临严峻挑战。

例如,在柔性AMOLED领域,它面临着诸如沉天马(.SZ)和BOE(.SZ)等制造商的“分割食品”市场。

沉天马8月13日宣布,公司与厦门火炬高新区管理委员会已同意共同建立“第六代柔性AMOLED生产线项目”,项目总投资不超过480亿元。

工业线。从战略角度来看,沉天马只能选择灵活的OLED,并且对市场也有自信的战略态度。鉴于此,它逐渐变成了柔性OLED。 2020年,苹果和三星的屏幕也转变为柔性OLED。国内品牌工厂的一些型号也变成了灵活性。在此次跟进中,华兴也改善了整体发展。“

“现在手机屏幕很小。过去,有几家中介机构预测柔性OLED将快速增长。过去几年,韩国和中国在灵活投资方面一直非常灵活。至于这项投资将导致新的产能过剩,现在很难评估。李东生补充说。

然而,从估值水平来看,TCL集团和A股同行面板厂商仍有差距。截至8月15日,被视为家电行业上市公司的TCL集团的市盈率仅为11.73,而京东方和深圳天马的市盈率主要以面板为基础,分别达到54.28和33.69。

轨道。

工业和金融联合驱动

事实上,重组的TCL集团除了“半导体显示和材料”轨道外,还保留了其工业金融和投资业务。

据悉,TCL集团的工业金融和投资业务主要包括TCL Finance和TCL Capital。 TCL Finance为行业和产业链中的上游和下游合作伙伴提供金融服务; TCL Capital由TCL Venture Capital,Zhonggang Capital和Zhongxin Sunac(49%)组成。

通过建立各种形式的资金,TCL Ventures已经制定了与主要业务相关的新技术,新材料和新应用。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TCL风险投资管理基金规模为93.7亿元,累计投资项目112个。 2019年上半年,TCL集团的工业金融投资业务实现营业收入3.68亿元,同比增长76.0%。

“工业和金融双驱动是我们的战略。除了为我们带来资金管理和配置外,工业金融和投资也可以为顺畅的半导体产业周期带来盈利。“TCL集团首席财务官兼首席运营官杜娟告诉记者。

TCL集团还在发布2019年半年度报告时公布了该公司工业金融和投资业务的最新发展。

根据公告,TCL集团拟与重庆中信融创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中信融创”)和西藏中信瑞银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中信融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建立重庆。中信瑞银“)。中信荣鑫投资中心(以下简称“重庆中信荣信”)。

重庆中信融鑫以有限合伙形式成立,目标规模为23.1亿元。其中,重庆中信荣创认购出资6000万元,TCL集团认购出资15亿元,中信瑞银认购出资7.5亿元。基金经理是中信融创。

TCL集团表示,重庆中信融信主要以股权投资为基础。公司的投资主要是发挥工业和金融的优势,专注于半导体显示产业,寻找新技术,新材料和新应用的高增长项目,通过投资促进产业链生态发展和技术引进同时专注于管理和市场化运营,以获得经济利益。

此前,TCL集团宣布,经监管部门同意,将增持其持有的上海银行,其持股比例不会超过6.5%。在标语牌之前,TCL集团持有上海银行第四大股东上海银行4.99%股权。

根据上海银行8月12日的公告,TCL集团以自有资金增持上海银行无限售股份1,572,900股,占上海银行总股本的0.01%。此次股权变更后,TCL集团持有上海银行5%股权,仍为上海银行第四大股东。

关于TCL集团多次增持上海银行股权的举动,杜娟在8月13日的业绩交流会上作出回应。 “我们并不认为它是'卖卡'的概念。我们将其视为'超重'行为。在下半年,我们还将根据这些因素全面判断是否增加持股量。作为上海银行的运作和股票价格的变化,也有现金流量的考虑。“

根据TCL集团半年报的资料,“本期工业金融投资业务及其他业务持续增长,本期录得资产处置损益,对本集团的整体利润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TCL集团2019年上半年的非经常性损益高达18.42亿元。 2019年上半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为2.5亿元。同比下降74.79%。

资产重组和结算

经过近半年的“减肥”重组,TCL集团进一步明确了股权的所有权。 8月12日晚,TCL集团宣布,该公司的控股子公司华兴光电股份有限公司将以3.28亿元人民币现金收购成凯公司和捷凯通信持有的TCL财务18%股权。

根据TCL集团的规定,根据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的监管要求,非会员公司(作为战略投资者的金融机构除外)不能持有金融公司的股权。在集团重组后,成都Ace和Jiekai Communications不是公司的成员。因此,建议该公司的主要成员华兴光电收购TCL Finance的股权。

据了解,TCL Finance是TCL集团的成员公司,主要提供企业融资咨询服务等金融服务。

ace Chengdu和Jiekai Communications都是TCL Industries的子公司。 TCL工业间接持有TCL Ace Electric(惠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州Ace”)51.68%的股份,而惠州Ace持有成都Ace的55%股份。此外,TCL Industrial间接持有深圳捷凯通讯51%的股权。

在TCL集团的重大资产重组中,TCL产业是一个“剥离”资产。重组完成后,于发生的关联交易总额为33.66亿元。其中,TCL Ace Electric(成都)有限公司与公司的关联交易金额为145万元,揭开通信(深圳)有限公司与公司的关联交易金额为98万。元。

此外,对于重组后的融资计划,TCL集团秘书长廖伟表示,“重组后资产负债表大幅减少。我们采用主动融资还是间接融资主要取决于回报率。我们在战略方面也有相应的储备。如果我们考虑股东权益的回报,我们应该发展债务基金和现有股东的资金,我们不会在现有公布的产能中使用股权融资。“